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25|回复: 0

增城牛人!萌娃买地、老爸违建获巨奖! (转载)

[复制链接]

453

主题

458

帖子

209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6
发表于 2020-1-22 15: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寄语:本人不信谣、不造谣,旨意质疑事件本性为根本,正常新闻源曝光贴文至今,没有看到增城区政府相关部门作出回应?然而,发现多家媒体曝光的新闻源贴文被非正常程序相继攻关刪除。为透析洞见背后事件真相,扩散各大媒体群,将“增城牛人、火遍全国!”原文再次发100家进行曝光求证,直接推到风口浪尖,让当地政府获悉查处,让删帖者付出沉重代价!

  增城牛人、火遍全国!

  早前,有媒体报道,增城大道旁边两栋楼房,为增城区政府两公务员范锦和、陈伟生的自建房屋。此两栋楼房后面都存在有好几百平方米的违章建筑,近期均获政府高额赔偿。但这两栋楼房的租户搬迁补偿费、停产、停业损失费、安置补偿费等相关补偿费用均没有得到补偿,遭遇增城区荔湖街道办强拆,私人物品被清场堆放道路边损毁严重,且在非工作日进行强行拆迁。如此蛮横强行拆迁,让人惊讶,我们不得不质疑,增城区这两公务员为何如此“牛”?12月5日《法制与社会网》等多家媒体以标题《增城:俩公务员“违规建房"套取赔偿款、租户权益受损被强拆》进行了相关报道。

  

  多家媒体相继转载

  近日,据《荔新路外绕线建设工程国有土地房屋地上附着物及土地征收补充协议》显示,发现一个让人非常惊讶的现象。俩个萌娃购买土地是公务员范锦和的儿子范闻悦,在1991年10月23日(当年才10岁)与三联村鸡宜社签订《土地契约》购买土地面积1800平方米。1992年5月1日(当年11岁)购买三联村禾塘经济合作社土地面积300平方米,1993年12月19日成立广州市增城县国土局与增城县荔城镇文侨酒家(法人代表:范闻悦),12岁担任增城县荔城文侨酒家法人代表,真是“牛”人唉!

  

  

  萌娃买地、老爸违建,并与政府签订承诺书及收取巨款(节录)

  另一个公务员陈伟生的女儿陈晓君更出类拨萃,蹊跷的是2岁的陈晓君与三联村鸡宜园社购买土地面积1800平方米,3岁与三联村禾塘经济合作社购买土地面积300平方米,4岁担任增城县荔城东江汽车修配厂法人代表。这一系列造假套赔私吞肯实太离普。未成年人竟然有巨额资金来买地、建设楼房、担任法人,如此现象,实在荒唐。“牛孩子”的背后当然是当爹的公务员,这两个公务员为何如此牛?增城区房屋拆迁监管的部门难道是眼睛花了,这样违规的拆迁补偿协议都可以签订,这背后的猫腻是否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龙生龙、鼠生鼠,公务员4岁孩子当法人!(节录)

  公务员违章建筑,得到补偿款和“奖励”金,牛!2岁和10岁萌娃购买土地已经是非常荒唐的事情了。两位公务员竟然还在这里建设了违法建筑,坐收租房费。这就更让人震惊了!国家政策法规规定;防范违建、打击违建,是我们政府这些年工作的重头戏。作为公务员必然很清楚、很明白。现在,倆公务员竟然知法犯法,为何如此牛气得逞?是买通了执法者,还是执法者不敢惹他们?这背后肯定有诸多见不得人的秘密吧?否则,为何这俩公务员建设的违章建筑,不但得到补偿款,而且堂而皇之私吞承租户的各项补偿金?当地的房屋建设主管部门和纪检监管部门对房屋违章建筑方面执法力度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

  俩公务员强行占有承租户的搬迁补偿费、临时安置补偿费、停产停业损失费,租户按金也不归还给承租户,牛狂。搞违建,已经是胆量够大,现又套取补偿款,领取补偿款后侵吞承租户搬迁补偿费、停产停业损失费、临时安置补偿费等相关费用,造成承租户一系列经济损失。这就更是胆大包天,无所畏惧了。

  况且,增城区荔湖街道办明知租户没有获取搬迁补偿费、停产停业损失费、安置补偿费等相关费用的情况下,在非工作日强行拆迁。难道为了包庇违章建筑的补偿行为而进行强行拆迁,让违章建筑得到补偿?还是为了其它金钱利益,他们就可一手遮天?那些管理拆迁工作的监管人员难道都在办公室里聊天?为何能对这两位公务员法外开恩?

  再说,俩个公务员的违章房屋在没有搬迁腾空之前还能获取得到巨额奖励金额,其中,陈伟生的女儿陈晓君获得奖励金额人民币:柒拾壹万零陆佰壹拾壹元肆角叁分(小写710611.43元)。范锦和的儿子范闻悦获得奖励金额为人民币:柒拾贰万零陆佰壹拾叁元捌角贰分(小写720613.82元)。“2019年6月26日和27日签订的《荔新路外绕线建设工程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补充协议》约定,被征收方收到第一期补偿款30个工作日内将被征收房屋腾空才能获得奖励”。然而,已经过去153天,这俩个公务员的房屋没有搬迁腾空,却获取巨额奖励款项,这其中猫腻足够当地纪检部门介入调查了。

  这俩个公务员不得不说的问题焦点是;一个2岁和一个10岁的两萌娃购买土地,一个4岁当法人,一个12岁也当法人,按照国家有史政策法规没有这样的规定。两公务员进行违规建房,并建设大面积的楼房,他们哪来的这么多钱?1991年公务员的工资也不多。楼房建造后又从中出租牟取暴利!一般而言,公务员的收入是有数的。

  购买土地,建楼房,那都是商人的事,而这两位公务员的的经济来源让人稀里糊涂,我们期盼当地纪检部门查清这两位公务员的巨额经济来源,能有个水落石出,清楚明白,回应社会质疑的问题。否则这样的“牛”公务员混迹在我们的公务员队伍,不是好事。因为他们给群众起一个反面示范作用,扰乱公务员队伍的正常工作秩序。

  十八大以来,各地积极落实八项规定,我们的党员干部、公务员工作作风有了明显好转。但是,在增城区,这两位公务员似乎很有面子,这着实让人惊骇。是这个地方对公务员的监管工作尸位素餐,还是此两个公务员有什么驾驭监管之上的“牛本事”?俩个公务员的违章建筑不但没有被处罚,且还获得巨额补偿款,并且得到“奖励”巨款,这值得商磋……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必须以正视问题的勇气和刀刃向内的自觉不断推进党的自我革命。笔者认为,增城区的公务员应该针对这个事件开展一次“自我革命”的解剖教育,荡涤一切附着肌体上的肮脏“牛”东西。(张文章)

  原文链接:http://www.wmshcm.com/zixun/s8502.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